​联通大数据:数字政府的坚守与耐心

SEO优化 g 浏览

小编:在数字中国的背景下,随着政府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数字政府的概念应运而生。数字政府,既是促进政府改革、社会创新发展的牵引力,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推动力。 在过

在数字中国的背景下,随着政府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数字政府的概念应运而生。数字政府,既是促进政府改革、社会创新发展的牵引力,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推动力。
 
在过去政府行业信息化走过的30年历程中,政府一直是新技术的最先应用者,在电子政务、智慧政务,政务云等几个阶段,进行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化服务建设。数字政府,可以看作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重塑政务信息化管理架构、业务架构、技术架构,通过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政务新机制,和政府事务的现代化治理模式。
 
在12月10日,由联通大数据有限公司主办的第二届“跃迁·U10数据智能峰会2019”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宝俊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首次将数据列为生产要素,这充分地标志着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的重要性,也预示着从投入阶段、发展到产出阶段,数字经济将正式到来。信息通信业作为数字经济重要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者,必将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和强劲动力。”
 
当然,数据是数字政府的基础,但数据并不等于数字化。还需要如联通大数据这样的服务商,来进行赋能。
 
据了解,自联通大数据公司成立以来,在中国联通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应用的优势资源基础上,已经为20多个行业,上千个客户进行了数字化赋能。而数字政府则是联通大数据,重点支撑的核心业务。
 
01
数字政府建设的难点和痛点
 
客观的说,我国的政府数字化水平并不算高,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政府和大型企业的上云率,到2019年才能够达到38%。这与麦肯锡公布的数据2018年美国企业上云率已经达到85%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这说明,我国在数字政府建设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联通大数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华
 
联通大数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华认为,数字政府的建设要从基础面,和支撑盘两个方面来入手。
 
首先,基础面是指:数据的有序共享和机构改革。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在海量数据中,互联网数据的占比20%,而组织数据占比80%,在组织数据中政府数据又占到了80%。所以,把这些庞大的政府数据进行有序的共享,就构成了数字政府的基础面。“而另一个基本面是机构改革,我认为是目前全国各地在积极进行的数据融合背景下大数据局的成立。”周华说。
 
另一方面,数字政府建设的支撑盘其实就是数字化转型。过去几年,各行各业都走向了数字化转型,当智慧的交通、智慧的教育、智慧的医疗,智慧的政务……这些数据逐渐打通,都为数字政府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周华还表示,“数字化转型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是服务治理的数字化,第二部分是监管治理的数字化,两者共同构成了政府治理的现代化。”
 
此外,我们也要看到数字政府目前存在的种种问题。一个关键的症结,在于如何打破传统的政务信息化的建设模式。过去的电子政务存在“重建设,轻运营”的问题。所以,打破固有的思维方式,对数字政府的建设至关重要。
 
“数字政府建设模式发生了改变:就是从原来的技术导向向应用导向转换,由重建设到了重治理,由各个委办局数据的自治到大数据局的共治,从原来的分散建设到现在的统筹集约。”周华说。
 
总结来看,目前数字政府面临的困难集中在四个层面:首先是数据的采集难、共享协调难;其次是业务应用和数据治理两张皮,大数据局更多的应用场景是各个委办局主导的,但是数据的治理、数据质量的保证更多的责任是在大数据局;第三是数据安全的管理与要求不同步,以前大数据局拿数据难,现在拿到数据了数据安全的问题更难;第四是缺乏标准,这个标准不是国家标准,而是实操层面的标准规范。
 
的确,如周华的判断,过去对数字政府的建设,主要源自政务云和电子政务,相对缺乏一个全局性的方法论。但今天的数字政府,必须要从意识形态层面入手,并以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等新兴技术,来解决数字政府各种数据管理,信息打通等难题。
 
02
完整的数字政府建设方法论
 
在数字政府建设和运营服务领域,联通大数据公司已经累积了在各省市大数据局、工商局、统计局等十个部委的服务经验,形成了一套具有运营商特点的政务大数据的服务解决方案。正是通过这一条实践之路,联通大数据形成了一整套的理论体系。
 

周华将之总结为:“善于治,以善治,治以为善。数予治,以数治,数治成善”。

首先,什么是“善于治”,就是善于以数据治理为出发点,推进数字政府建设向纵深发展。
 
近年来, 运用大数据改变政府治理模式和服务方式正在成为趋势,政府对数据治理的意愿也很强, 但是数据治理在实践中还面临着严峻的能力挑战,比如政府数据治理的建设模式和实施路径还存在着应用水平不高等问题。
 
我们知道,运营商天然有数据的优势,从2012年开始,中国联通就把全国31个省的数据汇集到一点,进行数据的治理、数据的分析和数据的产品化。到2017年形成体系化之后,经过五年沉淀了数据治理的能力,而联通大数据的数据治理能力本身就是传承了中国联通的技术积累。
 
周华表示,“在治理方面我们在业务线、数据线和安全线,这三条线上形成了相互驱动、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三线融合,通过可视化大屏,让数据的供需情况、使用情况一目了然,管得了,放心用,实现了数据质量保证和数据质量的提升,做到了数据的安全审计和数据的安全可控。同时在‘用得好’方面,基于数据中台的依托,实现业务的数据化,数据的服务化,来提升用数的便捷,优化流程,缩减周期。
 
其次,什么是“以善治”,这意思是说,用好的方法、工具来进行政府治理。
 
在这方面,联通大数据正在推动服务的治理、监管治理的现代化。并打造了一个“1+1+1+N”的数智矩阵。其中“1”是一套规划牵引,一套安全体系,一套治理支撑,“N”是N维场景应用,包括数字政府、数字产业、数字城市。
 
在笔者看来,“以善治”其实就代表了一种面向数字政府的能力集,这里面不仅包括技术、产品、解决方案,也包括了方法论和体系建设。这些技术、解决方案能力,运营商都有很深的积累。以数字广东为例,最后能够真正落到“便民”这一层,很重要的基础就是依托于数字广东数据治理方面的成效,这部分工作就是联通大数据为其提供的顶层规划。
 
第三,什么是“治以为善”,简单说就是通过治理打造一个美好的场景。
 
“治以为善”应该代表了技术与应用的结合。周华说,“联通大数据的业务本身有两个方向:DS(数据服务)和DTS\DCT(数据融合应用)。以此盘活政府数据资产,提升政务现代化治理能力。我们不仅在政府行业,在金融、文旅、交通、航空、公共安全行业都有大量的应用产品。”
 
“最后对数字政府建设趋势的展望,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将贯穿整个数字政府建设的全过程,数据成为数字政府和智慧社会的关键基础设施,政府数字化转型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就是:善于治,以善治,治以为善;数予治,以数治,数治成善。”周华表示。
 
03
如何在数字政府的“马拉松”中胜出?
 
从2017年成立算起,短短两年余时间,联通大数据就已经在数字政府领域形成了的深厚积累。这背后到底是哪些因素在驱动呢?
 
首先是品牌优势。联通大数据公司背靠中国联通,坚持高起点规划和深行业应用,中国联通品牌和渠道体系优势为联通大数据公司向数字政府的纵深发展,奠定了品牌基础。
 
其次,坚持数据安全生命线。去年6月,联通大数据公司总经理赵越在业内率先提出 “数据价值观”理念,坚持“数据安全是生命线、安全事件零容忍、敏感数据不出门”三大安全原则,从安全管理、安全技术、安全组织、安全运营四个方面构建了“自主可控大数据安全保障体系”。这正是数字政府建设中至为关键的要素。
 
第三,多元人才资源。数字政府的服务商必须有能力融合云、5G、大数据、AI等一系列的技术,这并不是简单的物理迭加,而是在化学层面的技术交融。是建立在具体场景化的用户需求之上的技术融合。联通大数据不仅拥有大量数据科学家和AI科学家的领军人才,更有一支市场化、专业化、年轻化的数据人才队伍,同时在重点行业引入大量行业专知。在多种技术融合层面,这些优秀的人才和团队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最后,因为政府行业是由众多委办局组成,需求比任何行业都更为复杂,所以服务于数字政府,需要具备丰富的行业服务经验。这一点,中国联通同样为大数据公司奠定了深厚实践经验。
 
数字政府的建设如一场漫长的马拉松比赛,尽管联通大数据公司并不是第一个冲上赛道的选手,但这场比赛比拼的并不是爆发力,而是坚持下去的耐力。笔者认为,凭借自身对数字政府市场的坚守,耐力更为出色的联通大数据有能力在这场长跑中胜出。

当前网址:http://www.seo880.com/SEOyouhua/1064.html

 
你可能喜欢的: